<span id="hfrlz"><del id="hfrlz"><ins id="hfrlz"></ins></del></span>

        <th id="hfrlz"></th>

        您當前位置:荷澤市-中國菏澤市-菏澤新聞網 > 文娛新聞 > 正文

        編劇、導演邢鍵鈞談劇版《三大隊》 “把弄丟的自己重新找回來”

        作者: 荷澤新聞網 來源: 荷澤新聞網 發表時間:2024-01-05

        近日,《三大隊》的故事在大銀幕和小熒屏上同步熱播。雖然同樣改編自網絡作家深藍的小說《請轉告局長,三大隊任務完成》,但不同的類型劇別,決定了表達手法和內容側重點的迥然區別。24集的劇版《三大隊》,相比于電影的兩個多小時,具備更多敘事空間;秦昊、陳明昊、李乃文等演員,也用外松內緊的表演方式,最終編成一張完整的命運交織之網。

        該劇播出至今,評價多元。有人認為劇版的敘事更為娓娓道來,對程兵和“三大隊”成員思想前后轉變的表現更為細膩和真實;有人則先“影”為主,不接受劇版改編;有人喜歡劇中秦昊對程兵“松弛感”的生活化塑造;有人表示期待中的強情節懸疑劇變成了“情感劇”,難免失望……本報記者采訪了該劇編劇、導演邢鍵鈞,請他解開劇版《三大隊》的疑問。

        改編

        影劇同步開發是把“雙刃劍”

        北青報:電影、電視劇同步改編是把“雙刃劍”,如何看待影劇同步上映給電視劇帶來的影響?

        邢鍵鈞:影劇同步上線是一個很新的嘗試。因為是同屬一個集團的項目,大家彼此是有交流的,但不是內容上的,是情緒上的,我們當時覺得兩者是呼應的??赐觌娪皝砜措娨晞∮胁罹?,肯定會覺得改編很大。但這也是改編劇本時考慮過的。因為這是一個公開透明的故事,如果高度雷同的話意義也不大。我只是希望讓大家在劇里面看到《三大隊》的另外一種可能性。

        北青報:劇版創作時會跟電影有內在聯系或者情緒延續嗎?還是完全獨立的?

        邢鍵鈞:相對是獨立的。這個故事本身大家都知道,都按照原著基底來做開發。當時也是刻意不被彼此干擾,但是彼此之間會有溝通。

        北青報:您當時改編的思路或初衷是怎樣的?

        邢鍵鈞:故事本事是關于執念的故事。我的理解是不管多么極致的執念,都是發生在人的身上。所以最初的思路就是要尊重人性本身的真實感,這是基底。就像程兵從當年的意氣風發,到十年大獄后的窘迫頹廢,這不光是外形上更多是心理上,人的內心的坍塌、重建。這需要過程。

        這是影版和劇版一個比較大的區別——劇版設計程兵出獄之后,是麻木的、逃避的,需要經過很多事情刺激,再重燃斗志、踏上征程。包括王大勇,不管多惡毒,他作為人的情感還是有的。我覺得這個世界很少有那種真正六親不認的人。所以我們給王大勇做了一些設計,比如對王二勇有他作為哥哥最真摯的情感——寧可自己死也希望弟弟活。這都是作為人的真實情感的表達。對于反派,我們不是非去丑化,也不是美化,就是尋求正常的一個表達。

        人物

        “程兵”多獨角戲缺少對抗是最大難點

        北青報:改編中最大的難點和破解的方法是什么?

        邢鍵鈞:最難的是它很透明,所以缺失了對抗的戲。因為王大勇是在逃犯,我們沒辦法總是去展示一個逃犯的生活。但這樣一來,因為沒有對抗的戲,就很有可能變成程兵的獨角戲,很難“好看”——當時最難過的就是這點。后來經過了很長時間的討論和思考,我們決定每集讓觀眾看到王大勇還活在某個地方,然后王大勇的序篇和每一集的內容都有呼應,這樣可能解決對抗的問題,不至于只看程兵一個人在漫無目的地找。

        北青報:原著中,程兵在獄中就一直抱有抓捕的信念,從未動搖和放棄過。為什么劇版改編成程兵出獄之后有迷茫和萬念俱灰,經過一系列的刺激,才重燃了斗志?

        邢鍵鈞:劇中,其實程兵剛進監獄的時候,肯定還是不甘心的。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件事慢慢就會被弱化、稀釋掉,他會把這個藏起來;出獄之后,他不是萬念俱灰,只是麻木,只是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任何想象和把握。但也是在這個過程中,他慢慢地把心里藏起的那個信念給找出來。之后他才意識到,如果這個事不做的話,他的人生沒有辦法再開始,后來到KTV聽到“殺馬特”在歪唱《金色盾牌》的時候,開始覺醒……

        現實中,經歷了十年監獄生活的人,不太可能具備像神一樣的信念感,包括我采訪一些警察以及非常老的刑警。甚至,我們采訪到了幾個真實的案例,他們有些和程兵的遭遇幾乎一樣——從監獄出來他們真的是麻木的,誰都不要見。有一個人被判了12年,探視名單始終是空的。

        北青報:觀眾吐槽比較集中的點包括在云南跟黑社會打交道過于戲劇化,失去了原著寫實的粗礪感,對此您怎么看?

        邢鍵鈞:云南的部分,我當時的考慮是,程兵一定要找到一個真正有效的線索,不能永遠在開盲盒。那樣的話,觀眾可能會有意見。所以一定要真的找到王大勇的痕跡;三大隊的其他成員,每個人的心思是不一樣的,并不是都像當年那樣熱血澎湃——他們每個人有不同的生活,有自己不同的羈絆。我是希望這些人物的狀態是壓著來走,而不是那么明面地去表達。

        選角

        秦昊從表演到狀態都符合

        北青報:選擇秦昊扮演程兵是首選嗎?觀眾普遍認為跟影版比,秦昊對程兵狀態的塑造更加松弛。這是特意設置的嗎?

        邢鍵鈞:秦昊是寫了5集劇本后接觸的,后面就沒再想找過其他演員了,一直在和他溝通。因為他身上有一種真實感,從他的表演到他本身的狀態都挺符合。我們對人物的想法也比較一致,從人出發,不臉譜化。他希望的程兵,所有的變化都是在內心上而不是在外形上。秦昊最終的完成度也和我們的預判差不多——他從意氣風發到十年大獄,從逃避到重燃斗志是需要過程的,不會臉上寫滿“信念”兩個字。秦昊在拍攝中有很多現場的碰撞和即興發揮,比如審訊王二勇時喂肉這個情節,一開始劇本上是沒有的。秦昊提出加番橋段,覺得王二勇就應該像野獸一樣吃東西。

        北青報:您認為在當下,劇版《三大隊》故事想表達的最重要內核是什么?

        邢鍵鈞:對正義的渴望。我覺得所有看這個戲的人,如果看到會興奮的話,他們對正義的渴望一定是非常強烈的。還有一個是我和秦昊最早聊的一個感受,《三大隊》到底想說什么?真的是想說程兵去抓人、去找王大勇?不是。程兵既是尋找王大勇也是尋找自己,因為他把自己弄丟了。給王二勇那一拳,對程兵是顛覆性的。監獄十年,他也用了十年思考:自己究竟是誰?該做什么?該怎么去面對身邊的人?后面追兇的過程,程兵一點點去完成這個拼圖。其實《三大隊》想表達的是:哪怕我們曾經把自己弄丟了,只要心不死,就能找回來。


        文/記者 楊文杰

        責任編輯:
        荷澤新聞網
       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|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:魯新聞辦[2004]20號 |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:37120180017
        網站備案號:魯ICP備09012531號
        Copyright© 2004-2012 hezesh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國菏澤網
        亚洲欧美日韩一区在线观看_男女超爽视频免费_中文字幕无码免费视_免费的男女视频网站推荐